烟台网  新闻  山东  国内  教育  考试  房产  家居  体育  旅游  酒店  财经  科技  环保  健康  食品  食品  书画    
首页 > 文化频道 > 书画 > 正文

作家张抗抗: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是一个糟糕的引导

2016-01-26 16:12:26    来源:解放日报    作者:
 

大众日报烟台网讯

  张抗抗  第七、八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。2009年被聘为国务院参事。2011年起担任中国文字著作权保护协会副会长。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隐形伴侣》《情爱画廊》《作女》《张抗抗自选集》5卷等。

  实体书店的“逆流”回暖,成了这个冬日上海的一个文化景致。无印良品等书店接踵而至;这边上海三联书店的书香蔓延到了朱家角,那厢“最美书店”钟书阁也将在繁华商业区绽出新枝……

  这个文化景致的深层意义是,即使是在今天信息汹涌的时代,读书依然是无法被稀释的。正如在“2015上海智慧女性读书论坛”上,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张抗抗在接受《解放周末》专访时所说的,“读书是生活的必需品,而不是化妆品。”

  作为生活必需品的读书,不是给我们的精神涂脂抹粉,而是让我们超越“知道”,感受“思想”。

  我们的问题不是不知道,而是可能变成了知道最多而思考最少的人

  解放周末:您担心时下人们因为电子阅读的便捷,而在“知道”上浪费了大量精力,却缺乏思考的时间。“好比吃多了零食,已经塞不进正餐。”在您看来,一顿好的精神正餐应该是什么样的?

  张抗抗:我不反对电子阅读,现在我出门也喜欢在手机或者电子阅览器里存进电子书,利用边角料时间来看。阅读的载体是什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阅读的内容。

  现在的问题是,我们进入了一个文字获得太方便快捷的时代,而人们又那么忙忙碌碌,所以,阅读经常是碎片化的,就像吃零食一样。现在,我们从微信上就可以看到很多东西,可有时候我会问自己,一个人有必要知道那么多信息吗?即便一个人知道世界上所有的事情,也就是个“知道分子”。就像零食只是食物的一种,即便一个人每天吃各种零食,他的营养肯定还是不全面的。今天,我们的问题不是不知道,而是浪费大量时间去了解不必要的信息,可能变成了知道最多而思考最少的人。

  学会吃好的正餐,首先需要控制自己,这包括对零食式阅读的控制和对自己需求的控制。智慧的人是有控制能力、清楚自己需要什么、然后有的放矢地去阅读的。当你不再忙于“知道”,而开始静心“思考”时,你就有了求知的方向。然后,根据你所关注的,去看有思想含量的书,这时的阅读才是有意义的。

  解放周末:您对阅读的控制力,始于何时?

  张抗抗:这个应该是从小就养成的阅读习惯。尽管,那时候的书没有现在这么多,但我对文学的热爱、对理想的追求,都是从少年时代的阅读开始的。但因为遇到“文革”,我们刚刚会阅读不久就上山下乡了。不过,我带了一些文学书去了北大荒,我在《我的人生自述》中有一章《探亲大补》,专门描述了当年我回杭州探亲的时候,怎么样想尽办法去找书看,如久病体虚的人寻求药材“大补”。

  在那个极度闭塞的年代,我们寻书、借书、偷偷读书,那种读书的艰辛,是现在的年轻人难以体会到的。我们的阅读体验,与今日信息爆炸时代中的阅读形态,不可同日而语。可以说,当时涌动的是一种“阅读的暗流”,好书不能公开流传,但依旧在私下里被传播着。

  解放周末:在自由阅读不被允许的时代,找到一本好书对您意味着什么?

  张抗抗:意味着黑暗中的一线亮光。有了一本好书,我就觉得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还存在,心灵世界就有了寄托。

  我的父母都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追求进步的青年,因此我家里有许多关于苏俄文学的藏书。当我经过了阅读童话的阶段后,接触的就是苏俄文学。最早读的《金蔷薇》,让我知道了文学之美和文学之神圣。还有托尔斯泰的《复活》、屠格涅夫的《前夜》《父与子》、肖洛霍夫的《静静的顿河》等等,都带给我一种对未来的模糊憧憬,书中好像传来一种外部世界的无形召唤。

  当时我的读书,就是黑暗里守着一点光的姿态

  解放周末:最让您回味深长的读书经历是什么?

  张抗抗:我最特别最重要的一段读书经历,发生在上海。1975年,我从北大荒到上海修改我的长篇处女作《分界线》,稿子改完到出书的间歇中,有三个月的等待时间,我就住在当时的上海人民出版社招待所。

  出版社内部有个图书室,里面有些藏书是给编辑们作为参考资料的。图书室里所有的书架都安有玻璃橱窗,每个橱窗都上着锁。有个专职的图书管理员阿姨坐镇。经当时出版社领导的批准,我得以去那里阅读,但不可以借书出去。每天一早,我就到那儿去“上班”,那位管理员阿姨就打开书橱锁,取出我想要的那本书给我。我拿了书,就坐在图书室角落里一页页地看。夏天天气很热,记得图书室有个电风扇,我已经觉得非常幸福了。

  在那个图书室里,我读完了十几部文学名著,都是当时极难看到的西方经典文学作品,比如《安娜卡列尼娜》《红与黑》《基督山伯爵》《邦斯舅舅》等等。为了节约时间,我完全舍不得花时间做笔记或者摘抄,只是如饥似渴地尽可能地吞下去、吞下去。这种阅读感受至今清晰。

  解放周末:事实上,图书室安静的一角以及书里的世界,与您当时所处的时代环境,是如此的迥异。

  张抗抗:那确实是一种奇怪的现象,书里的世界和当时我所处的环境,简直是截然相反。一方面,当时的政治宣传是极左的,另一方面,人们在暗地里不可遏制地渴望着人类的优秀文化遗产。书中所呈现的人性深度和复杂性,使我对现实世界产生疑问。这种疑问和思考带来的震动,不是立竿见影的,而是持续和微妙的,可能只是给我的心带来一点涟漪,或者是在我的头脑里引爆一点小小的冲突。

  解放周末:后来,这些疑问是否慢慢撼动至你内心深处?

  张抗抗:到了1979年,我已经在哈尔滨上学了,并创作了短篇小说《爱的权利》《夏》,我明白了在那个封闭年代里我所暗中坚持的经典阅读,宛如寒冬埋在心里的一颗种子,遇到了春天就会发芽。我借由阅读明白了这样的道理:真理终究会回到它原来的位置上去。

 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上海度过的1975年的夏天。我特别感谢那位和我默契相处、亲切和蔼的图书管理员阿姨,那位敢于在特批文件里写上“同意张抗抗借鉴、批判阅读”的出版社领导,感谢他们在当年那种恶劣环境下,对文学经典的尊重、对青年作者的爱护。那近两个月的时间,是我阅读生涯里的一次暑期自修补课,至今让我心怀感念。1976年,我的长篇小说出版后,我回到北大荒农场继续劳动。那时我对所处的环境已经和同龄伙伴有了不一样的认识,一种多少有了“底蕴”的观察角度和思考方式。

 
我来说说(  编辑:DZYT05
 
上一篇:山高水长——杨长槐先生逝世周年纪念展
下一篇:“内外兼修”开拓新诗研究
 
 
 
 
栏目最新
 
推荐资讯
新加坡“鲜美烟台寻芳团”寻访烟台之魅
新加坡“鲜美烟台寻芳
烟台市在杭州举办招商引资招才引智系列活动
烟台市在杭州举办招商
第七届兰陵(苍山)蔬菜产业博览会新闻发布会举行
第七届兰陵(苍山)蔬
四大品牌连发,张裕白兰地全面破局,能否开辟白兰地新版疆土?
四大品牌连发,张裕白
 
栏目热门
 
 
 
 

 
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法律声明 | 广告合作 | 实习申请
烟台网 www.dzytnews.com
Email:dzytnews@163.com
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:鲁ICP备16020333号